第二十一章 并不是的

陌远笙隐 笙笙曦和 2213 字 13天前

但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底,不然半途而废挺不好的。

伊笙歌耐着性子,又是弱弱地回答了周熙泽一句。

“周公子,我没想这么多。我说的想通了,无非就是答应了您的建议。我先回答您的问题,然后您再回答我的问题。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没有您想的那么复杂。”

“噢,原来是这样啊,那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您是想要赶我走呢,原来是这样啊。那也挺好的。正好咱们可以互相解开彼此的困惑,总归是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周熙泽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伊笙歌只有这最后一个问题的机会。

不过周熙泽在说完话之后,伊笙歌并没有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也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沉默。

周熙泽挺不喜欢伊笙歌这种行为做法的,总有一种自己像是在勒着伊笙歌逼着他说一样。

“那既然伊堂主,已经答应了我之前提出来的建议,不知道您现在还在等什么呢?”

“没等什么,周公子,您别误会,我在想问题呢。”

伊笙歌很是坦然地回答了周熙泽,但这并不是周熙泽想要的答案。

伊笙歌也没想到,自己答应了周熙泽之后,周熙泽就开始跟个索命的鬼魂一样。

本来伊笙歌想好了再说也不迟,现在周熙泽直接追着他不放了。

虽然知道时候不早,耗得太久,天快亮了,以及种种原因,这些都是周熙泽说出来的。

伊笙歌也可以理解,但周熙泽又没有重病在家的老母亲,干嘛在这里着急呢?

想到这里,伊笙歌灵光一闪,既然周熙泽一直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是问自己这到底是不是最后一个问题,那该不会,真的就和自己猜测的一样吧。

周熙泽现在还在门外,那肯定就没有什么重病在家的老母亲,不然他早该回去了。

而至于周熙泽刚刚不愿意说起的发小和石头,那这两个应该也都是假的,胡编乱造的。

伊笙歌在心里,已经是快速给周熙泽下了定义,他刚刚通篇说的全是鬼话。

周熙泽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应该全部都是假的,所以自己的困惑也就等于解开了。

因为按照周熙泽现在的这个态度,伊笙歌怀疑之前周熙泽的那些客套,也全部都是假的。

那简直不是客套,就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去做的事情。

原来周熙泽就是一个衣冠禽兽,伊笙歌对周熙泽的判断顿时转换了一个大的方向。

这简直就是一个质的飞跃,伊笙歌现在都在怀疑,周熙泽,这个名字究竟是不是真的了。

本来周熙泽就只是生活在梵隐城,或者说是路过梵隐城的一个普通人。

没想到今天居然跟个发了神经病一样的人,在这里隔墙聊了这么长时间。

伊笙歌顿时都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是自己太年轻了,聪明反被聪明误。

想到这里,伊笙歌觉得自己还是不让周熙泽回答这个困惑吧,直接问出第二个问题比较好。

“伊堂主,您为什么又没声了。是什么难得不得了的问题,让您想了这么长时间。”

“也不是什么很难的问题吧,就是在有一些事情上,我觉得取舍还是挺重要的。”

“是的,不过这种大道理,现在空头白说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您说的也是。”

伊笙歌还是稍稍犹豫了一会,并没有狠下心来,想好就是问第二个问题。

毕竟这些都只是自己的猜测罢了,若周熙泽说的都是真的,那答案可就全乱了。

在伊笙歌犹豫的这个期间,周熙泽还是继续跟进了自己的话语以及意思。

“所以呢,伊堂主,您究竟是怎么想的。还请您现在,此时此刻,能够告诉我,您刚刚说的最后一段话里,最后的那个问题,是不是就是您之前口中,一直说要问出来的最后的那个问题。若是一直这么没有意义地耗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您这是在变着法子催我走吗?”

周熙泽的问题再一次摆在了伊笙歌的面前,果然想逃是根本不可能逃得掉的。

伊笙歌现在除了来回答这个问题,几乎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刚刚自己的分析,并不是完全没有一点道理,若周熙泽说的话全是假的,那自己再去问他是不是真的,这样做岂不是很傻很天真,还白白浪费了一个知道答案的机会。

想到这里,伊笙歌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去纠结周熙泽说话的真实性问题了。

就现在,已经没有更好的时机了,伊笙歌觉得自己按耐不住想要知道真相了。

“好的,周公子,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不是。刚刚最后一段话里,我所问出的那个问题,不是我想要问您的最后一个问题,那个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困惑,顺带着的一个问题罢了。并没有玩弄您的意思,还请您可以谅解。毕竟人对未知的事情,多多少少总会有怀疑和不理解。”

“没关系,既然现在您都已经说出来了,那还请您能够直接回答。您这么长时间以来,所想要问出来的最后一个问题,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问题。我真的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伊堂主您究竟是想要问我什么,还特地花费了这么长时间,说了这么多话,却根本毫不相关。”

周熙泽几乎是一脸的无奈,伊笙歌的话再一次打碎了他的美好幻想。

本来以为这么简单的问题,完全符合伊笙歌之前说的标准,结果现在又变了。

伊笙歌这人简直就跟一条变色龙一样,随时随地地,都在变换他的颜色。

让周熙泽防不胜防的,还有等一会,他完全猜不到的,伊笙歌会问出的那最后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现在就像是伊笙歌手上拿着的一把刀,马上就要靠近周熙泽的脖子了。

若是说完全不担心,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伊笙歌就像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一样。

周熙泽担心伊笙歌等一会抛出的问题,会十分难回答,这可就不太好了。

伊笙歌在前堂里闭上双眼,这时在脑海之中,已经浮现出了自己要说的话。。

现在所需要做的,应该就是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吧,说清楚,再让周熙泽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