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谁是假的

“诸位,今天是我们荣海市珠宝界的一场盛会,相信来到这里的人都是对于珠宝玉器感兴趣的行内人士。”

王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早就搭建好的高台上,对着下面的众人开口道。

齐飞和曹辉也转过头,目光看向台上的王霸。

“我们这次几个珠宝行联合开设展览会,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宣传我们珠宝店的珠宝,然而更加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各位行内人士长些见识。”

王霸接着开口,只是这话语让不少人都皱起眉头。

这话太过狂妄自大了一些,你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长长见识?

王霸扫了下面众人一眼,然后故意在齐飞身上停留了片刻。

“我这次为了这次的展览,特地找来人脉借来了一件玉器,大禹治水图,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王霸表情带着得意道。

“大禹治水图?华夏三大玉器之一的大禹治水图?”

“真的是那件玉器?可是那件玉器不是在京都么?”

周围的人群不由窃窃私语起来,但话语中无一不是透着几分惊叹。

王霸走到之前那遮掩着的黑布之前,伸手将黑布掀开,露出里面大禹治水图。

着一尊超过两米的巨大玉雕给人一种难以想象的震撼,这玉雕上的山水景物,纤毫毕现,绝对是瑰宝。

所有人都不由想要靠近去观察这尊玉雕,却被王霸的人挡在两米之外。

“这玉雕毕竟是瑰宝,为了避免有什么疏忽,大家还是在远处观看的好。”

王霸语气得意,目光看向齐飞。

“不知道你有没有可以和大禹治水图所媲美的珠宝玉器?若是没有的话,我举得我们可以商量一下推荐的事情怎么样?”

“和大禹治水图相媲美的玉器?那不是开玩笑么?不管是隋候珠还是和氏璧,都已经消失在历史之中了,根本没有办法找到。”

旁边一个游人反驳着王霸的话。

王霸听到这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面上露出几分笑意。

“哎呦,看来我这大禹治水图已经是最顶尖的玉器了?真是可惜了啊!没有给你一点机会,齐飞啊,你也有今天。”

王霸看着齐飞满是快意道。

齐飞的嘴角慢慢翘起,露出几分笑容。

“我也有今天?你确定这话说的不是太早了吗?只不过是大禹治水图而已,你认为如果我没有一些把握会来参加这次所谓的展览会吗?”

王霸冷笑一声。

“噢,是吗?难不成你还能够拿出和氏璧?又或者是隋候珠来?呵呵,这两件东西你要是随便拿出一件来,我今天还真服了你了。以后有你齐飞在的地方,我王霸主动退后三舍。”

齐飞没有理会王霸,而是转身向着属于他珠宝行的地方走去。

王霸跟在后面脸上带着冷笑,他不信齐飞能够随便拿出其中一件东西来。

不管是和氏璧还是随侯珠都已经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至于其他的玉器,根本难以和他这尊大禹治水图相比。

“诸位,有些人说能够和大禹治水图相比的两件玉器都已经消失在了历史之中,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既然这东西曾经存在,我们就必然能够找出来。”

齐飞声音不大,却是传遍整个展览厅之内,将那些原本在大禹治水图身边的人吸引过来。

大禹治水图虽然贵重,但是他毕竟是现存在世上的,而且其历史年限并不算是太久,相比于另外两件来几乎像是玩笑一般。

而且大禹治水图相比其余两件最多只是件凡品,而不管是和氏璧还是隋候珠,只有那两件才能够堪称玉器中的神器。

“本人侥幸,前些日子发现了传说中的隋候珠,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可以让诸位验证一下我手中的隋候珠是否是真正的隋候珠。”

齐飞说着话伸手端出盒子,盒子打开,一枚白色的珠子绽放着柔和的光辉。

“隋候珠?这是真正的隋候珠吗?”

周围所有人面色激动起来。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玉器的爱好者,甚至穷其一生都想要见识一下这传说中的隋候珠。

没想到他们真的有一天可以看到真正的隋候珠。

只是,这是真正的隋候珠吗?

人们心中都不由有些疑惑。

谁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隋候珠,只知道隋候珠其实只是一种夜明珠,但其本身究竟有什么神奇,谁也不清楚。

“你确定这是隋候珠?”

王霸面上带着几分冷笑,在人群中质问道。

“不错,我这正是真正的隋候珠,你有什么意见吗?”

王霸干笑一声,“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见过隋候珠,总不能凭借你一两句话,就可以说这是真正的隋候珠吧?”

“你们可以随便找人检验,查看这是不是真正的隋候珠。”

齐飞充满自信道。

“不用检验了,我可以确定你手中的隋候珠是假的。”

王霸又接着开口,语气中带着幸灾乐祸。

齐飞神色不变。

“哦,倒是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手中的隋候珠是假的。”

“因为真正的隋候珠在我手上。”

王霸语气带着自信道。

齐飞和曹辉不由对视一眼,两人都掩饰住想笑的冲动。

其他的东西他们不清楚,但隋候珠他们可以肯定,只有他们手中这枚是真的。至于其他的隋候珠应该都是李东所制造出来的赝品。

当然这种赝品几乎以假乱真,如若不是齐飞拥有透视,估计也难以分辨出来。

这王霸因此上当受骗倒也丝毫不意外。

“不知道你的隋候珠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可不可以拿出来让大家开一下眼界?”

齐飞看着王霸很是感兴趣道。

“我自然是要拿出来的,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隋候珠。”

王霸拍了拍手掌。

他的手下邢俊杰从远处走了过来,双手恭敬的端着一个盒子。

王霸伸手接了过来,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和齐飞所展示的隋候珠相似的珠子。

两枚珠子从外表看来几乎是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人们看到这两枚珠子顿时有些议论纷纷。

两枚隋候珠,而且还是一模一样,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我看着两枚隋候珠一样嘛!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你是怎么证明你的是真的,我的是假的?”

齐飞看着王霸开口质疑道。

王霸冷哼一声。

“我的隋候珠自然是真的,我能够拿出大禹治水出来,自然也就能拿出隋候珠。不知道大家认为我说的对不对?”

王霸看向周围的人群询问道。

周围人都不由随着点了点头,认为王霸说的不错。

隋候珠毕竟不是一般的东西,只有那些有人脉有钱财的人才有可能得到隋候珠。

而王霸拿出了大禹治水图,已经证明了他的财

力和人脉,如此再拿出一枚隋候珠来似乎倒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齐飞轻笑一声。

“这种宝物向来都是有缘者居之,不是你有钱就能够得到的。而且我可以证明我的隋候珠是真的,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一起证明?”

“这有什么不敢的,难道我一个真品还怕你一个赝品不成?”

王霸冷笑一声,脸上满是自信之色。

齐飞脸上的笑容则是越来越明显。

他吩咐周围的工作人员将整个展览厅的光线全部封闭。

霎时间,整个大厅全部变得黑暗下来,只有王霸身边闪烁着光彩。

王霸伸手拿着隋候珠,表情带着骄傲之色。

“隋候珠,又名夜明珠。不知道我现在是不是证明了?齐飞,你的隋候珠呢?该不会不敢拿出来了?还是说你的隋候珠不亮?”

“我是怕你哭了,所以晚拿出来几分钟而已。”

齐飞说的话打开盒子,柔和如同星光的光芒在盒子内喷涌而出,照亮了大约三分之一的展览馆。

王霸身边的隋候珠和这一枚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灯泡和探照灯的区别。

众人一时间全都沉浸在这隋候珠的光芒之中。

对面的王霸神色精彩,他看了看手中的隋候珠,又看了看对面齐飞手中的隋候珠。

同样是隋候珠,但这光芒却是千差万别。

哪怕是不懂行的人,也可以一眼就分辨出来,究竟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不可能,我的隋候珠才是真品,你的隋候珠一定是假的,你一定是利用了某种手段作弊是不是?”

王霸不敢置信的冲着齐飞怒喝道。

齐飞笑着摇头。

“珠子就摆在这里,有没有作弊大家心里应该清楚。至于你的隋候珠,很抱歉他是假的。”

“不可能。这隋候珠是我花了数百万才捡漏买来的,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王霸神色恼怒道。

齐飞不由笑了起来,旁边的曹辉上前一步,手中同时拿出了一枚珠子。

同样也是一枚隋候珠。

“来,我这里也有一枚隋候珠卖给你,我也不要几百万,你给我五十万就足够了,怎么样?”

曹辉手中的隋候珠自然是假的,而对面王霸手中的隋候珠估计也是李东所制造的赝品。

说起来齐飞这时候还是要感谢李东,否则他绝对不能让王霸败的这么彻底。

“不只是这一个,如果你还要想要更多的隋候珠,我都可以给你联系,想要多少有多少。”

曹辉笑着补充道。

“混账。”

王霸愤怒的将手中的那枚隋候珠向着地上摔去。

这枚隋候珠被摔得稀碎,同时露出里面的材质。

在这里的众人几乎都是珠宝玉石界的行家,自然一眼就看出他珠子内的材质有问题。

齐飞收起隋候珠,展厅内又恢复光亮。

他看向对面的王霸,王霸却是没有了之前那般气恼,而是恢复了平静。

这个王霸似乎还有底牌。

看到王霸的表情齐飞心中嘀咕道。

“就算你的隋候珠是真的,也不过和我的大禹治水图打平而已,我还没有输。”

王霸看着齐飞平静道。

齐飞没有开口,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隋候珠的价值绝对是大禹治水图的数倍。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懒得去计较这些事情,而是很想看看,这王霸究竟还有什么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