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巧出迷阵

“呜呜呜呜~”

刚刚还毛发炸起,凶神恶煞的妖狼身体缩小了一圈。匍匐在地,呜呜低吟,望向辰虚子的目光凄惨哀怨。活脱脱一只受伤小犬,祈求饶恕的模样。

辰虚子也是数百年道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亦是让他始料不及。口中咒语念到一半生生停下,蓄势待发的辰虚宝炉也是一滞停下旋转。辰虚子憋得脸色朱红,数百年修为都险些出了岔子。

白青也是瞠目结舌,对这妖狼的转换功力腹诽不已。

一时间,此地弥漫天际的站意煞气消失得干干净净。妖狼在继续演,白青和辰虚子在翻白眼。

却另有一人有了新的动作!

“呀,好可怜的狼狼啊!”

一道白影瞬间冲向匍匐呜咽的妖狼,一把捧起巨大狼头紧紧抱在怀中。双手在妖狼柔顺厚实的皮毛上开会摩挲。

这回,目瞪口呆的队伍中加入了妖狼本身。

“玉璃,你这是?”

白青试探着出口询问。却遭到玉璃抬眼狠狠扫视:

“这小狼狼都求饶了,你们不许再动手伤害它!”

“我…”

对于玉璃这不分敌我的母性无差别泛滥,白青与辰虚子面面相觑,皆是摊手无言以对。

见怀抱自己的女子的队友没能阻止女子“恶行”,妖狼很是心情更加悲苦:

“我可是威震一方的狼王霸主。方才只是不愿给对方做垫脚石白白受伤,才假扮那般模样,不曾想啊!”

心里如此想,却在玉璃目光看来之时,眼神装得更加楚楚可怜。不过并不影响他心中无奈:

“被这女子怀抱其中,如此形象传将出去以后,如何统领我数万狼军啊?哟,哎哟,呀呀,哎哟…”

玉璃的双手此刻由先前的抚摸,改为在巨大狼头的下颚处轻轻挠痒。妖狼也是脑中一片空白,憨憨享受。

看着这玉璃与噬魂妖狼如此和谐的一幕,辰虚子干脆收了宝炉。来到白青面前低声道:

“白青,要不咱们明天再来?”

如今这等气氛将双方的对立战意散去大半。硬要开战,的确有些尴尬。白青也是有些犹豫了。

正当此时,一声巨响传来。在场所有人顿时看向原本和谐的一人一犬!

只见玉璃单手握拳高高举起,那先前还被其抱在怀中的妖狼已经不知去向。

顺着玉璃高举的粉拳方向望去,一只妖狼狂喷鲜血远远飞出,越飞越远不知去向。

“区区噬魂妖狼,也敢阻拦我等入林,都给我滚得远远的,再有阻拦者,杀无赦!”

玉璃收回粉拳,向着密林内躲闪的众妖一声娇斥。便转身回到白青身前,看向白青的目光闪过一丝狡黠。

白青会意,再次当先向密林走去,辰虚子与玉璃并排紧随其后!

果然,众妖赶紧远远避开。应是方才见过辰虚宝炉的火热之威,又见那强横的嗜血妖狼在这看似柔弱的女子面前被轻易击败,皆是心中生出惧怕。

玉璃轻轻一抚,妖林最外层的薄膜破开一个口子,三人跨步而入。刚一进入,那层薄膜瞬间闭合。

身处其中,才知这密林并非外部所见那般漆黑阴森。辰虚子倒是不止一次闯进来过,并不稀奇。白青和玉璃却被这里的生意盎然啧啧称奇。

正事要紧,三人短暂停留后,便认定方位迈开脚步飞驰而入。

“混账!噬魂老妖果然是个白眼狼,就不怕我废了他吗?”

林中那位金发少年目光炯炯,怒骂一声。他这一动,周遭空间差点崩碎。赶紧稳定心神,小心翼翼地看向身前那具水晶巨棺。

见这巨棺并无异动,才放下心来。随后沉声对着虚无之处说道:

“四位,请各司其职吧,助我成事,必有重谢!”

虚无之处寂静无声,但金发少年微笑点头,他知道,那四人已经启程。

白青一行人极速前进了近两个时辰,途中果真不曾遇到任何阻扰。不过三人越是前进越是感觉不对。

终于白青率先停下脚步,四下观望下开口说道:

“我先前用神识扫视这密林,可没如此巨大。我等极速两个时辰应该早已穿透而出,而今却还在林中。”

“我们中了迷阵?”

辰虚子亦是早有怀疑,白青提出,他立刻说出自己的猜测。玉璃也是点头,开口道:

“我擅长穿透结界阵法,是因本体青莲琉璃玉盏的材质所致。但实则对结界或者阵法的原理和破解之法并不了解。停下来也好,待我先仔细感应下。”

玉璃摊开双手仔细感受着这片森林,白青二人别无他法只好四下张望。

片刻后,玉璃收势。白青见她睁开眼后疑惑的神情,顿时有些消沉地问道:

“如何?有何发现?”

“我们的确身处一座阵法之中,阵法结界也有明显的边界。但我神识探出那边界再次感应,又发现还在大阵之中。这就奇怪了。”

玉璃所言令白青紧紧皱眉,见玉璃深深思索之状,只好继续等待。

然而,辰虚子听完玉璃所说之后,却沉默了下来。来回踱步,终是有些线索,瞬间拉起白青,急促问道:

“白青,可还记得当初我们从这密林逃往丘陵之时,我曾说算是还了那大妖一个承诺之事?”

“记得,你那承诺与这大阵有关?”

“我并不完全确定,但兴许有关。当初我时常入这密林探寻,为的就是怕此间生出逆天巨妖,却因与那噬魂妖狼交换情报,承诺为他凑齐一具血肉之躯。”

白青正要发作,辰虚子赶紧解释:

“我怎会行那等恶毒之事?加上晨虚炉所化的丘陵本就是阻断活人入林的屏障,因此长久以来就没有兑现承诺。而追你那名美妇杀手被他成功灭杀,才算是兑现此事。”

“我记得此事,你快说此事与大阵关联。”

白青催促道。辰虚子继续说道:

“当初我曾问他凑齐血肉之躯作何用处,他直言是要的是人类的血肉之躯,自然是为防止人类入林搅扰。”

停顿片刻,又才一边回忆,一边继续说道:

“我再三追问下,他亦是不愿说明,只是说那是针对人类的,妖兽不受影响!”

说到此处停下,与玉璃一起齐刷刷盯着白青。

“没错了,那定是讲的这座大阵。”

“白青,你为何如此笃定?”

“试想,一座如此规模,占地巨大的阵法设置于妖林之中。若是对妖兽同样有影响,那不是凭空缩小自身活动范围吗?”

玉璃接口说来:

“对,若是对妖兽无效果,只针对人类,那就符合林内妖兽的共同诉求了。”

“这阵法也算是奇特,不仅可以有选择的针对人类,还能骗过玉璃的探查,虽然不知道原理如何。但是倒也并非没有办法突破出去了!”

白青微微一笑,看得身旁二人一头雾水。正要追问,却见白青手指掐诀,口中低声念起咒语。

辰虚子一见心惊:

“你这是?我的超度之法?”

很快便证实了辰虚老道的判断,只见白青手指一点,身旁枯木之下一颗荧光自绿茵之间飞起,缓缓来到身前。

“此地存世已久,定然有残存的魂魄。而这里又鲜有人迹,那魂魄定然皆是妖兽。”

果然,白青再次一点,荧光放大,将三人包裹其中。白青再次开口:

“我来驾驭这抹残魂,你们保持好自身速度方向,保证我三人一路皆掩盖在这妖兽残魂包裹之中。兴许可以骗过这大阵,似妖兽般拜托干扰。”

辰虚子听完白青此计,竖起双手拇指,大为叹服!玉璃自然也是心悦诚服,不断点头称赞。

接下来,不过一刻钟,玉璃便轻轻点头示意。三人停下,大阵已出!

白青将助自己出阵的残魂恢复原样,轻轻放入草丛之间。深深一鞠,算是谢过。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这等智计,的确是出众。不过也别高兴太早,那迷阵,不过是为拖延点时间,并无危险,算是个警告。”

说着,出声之人缓缓现身白青前方三丈处。话音也突然凌厉几分:

“若是无视警告,再要深入,便要试试你们斤两了!”

白青定睛看去,那是一位黑塔汉子,穿着与先前那名巨汉无异,应是一族。不过此人显然较之先前那位强上不少。

辰虚子有些惊诧,此人修为已不是那噬魂妖狼可比。

浑身钢铁般泛着幽光的皮肤显然防御惊天。充满力量的全身肌肉虬起,黑发根根倒树。胸前银色月牙护具上点点暗红,应是血迹干涸造成。

无论局面如何紧张,此时的白青却有些出神。不知为何,这一路行来,每每遇见对峙的妖兽,他都生不起太甚的敌意,反而很是好奇。

果然,正当辰虚子全神戒备,而那巨汉也是怒目而视之时。白青打破了沉寂:

“你是何种妖兽?可否告知?”

辰虚子闻言,眼睛不自觉瞟了一眼白青,又赶紧恢复对峙之状。

黑塔巨汉听闻一愣,浑身煞气顿时消散了一丝。不过显然此人随时身强力壮,平日里应是和性情憨厚之人。过问对方询问,巨汉居然有些腼腆,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是何类,与你何干?那个,你问此事作甚?”

玉璃听他瓮声瓮气的声音,噗嗤一笑。白青也是心中对此人生出一丝好感,又解释道:

“这位壮士不要误会,我是人类你们皆是知晓,但我们却不知道你们都是谁,这有些不公平,所以我想要知道。”

铁塔巨汉听完,鼻子微微皱起,思考之下觉得有理,便挺直腰杆,傲然喊出:

“月熊一族,在下熊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