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 金环的身世

一来,陶庄头是投了韩王,可是丁午投向叛国贼军之后,马上就背叛了陶庄头,反而还将之抓起来逼问肖婉儿宝物,如果叛国贼军的背后是韩王,他何必还要丁午出面抓,直接宣了陶庄头来问不就行了。

二来,韩王虽然牛,可是出面为他办事的人,都是他的岳家,韩王府的财政大权,韩王妃速氏管得清楚明白。上次来添妆,大家为讨好王怡真都笑脸盈人,就只有速氏一副谁欠了她三万两的臭脸,当然,王怡真也就是扒了她三万两的羊毛,因此,韩王夫妻……至少就韩王妃速氏,绝不是一个大手大脚花钱的人,而楚王妃娄氏则说过,韩王夫妻都这种得性,以此类推,韩王这个人,也是很计较的,这种性子的人,不可能出大价钱补贴一个没有进项的店,就为了让个还未嫁进来的妾室,过着奢侈的生活。

那就用排除法吧,太子不是、韩王若也不是、燕王年纪太小、不但跟太子似的怂、而且还穷……

余下的,就是晋王、魏王、楚王、齐王四个人了……

晋王可能性不大,丁午李奇志等人都是他抓出来的,但也保不准他是贼喊捉贼,谁让李奇志一脉的险石滩全员逃脱了呢,说起这个又想起了韩家……

王怡真也是一阵的烦燥,对韩家,到底是明问还是暗访呢?又要不要同李兰兰说?

总之晋王的嫌疑是有的,韩王、楚王都跑不了,齐王却是以前不曾露过头,但如今李如江突然跑出来投诚,而且在几位亲王中,唯有齐王还未娶正妃,后院里无人管理,他的财务由自己自由支配,在外面养几个妾室备选没大问题,齐王的嫌疑,反倒最重。

然而这几位亲王在以前都没有过爱美色的传闻,想来都是“洁身自好”的,这一点关系,还只是王怡真的猜测,到底能不能做为线索,也说不准,更何况就算是个线索,王怡真也没那本事去查人家亲王的帐本,好在今天刚同太子妃结盟,想来若说给她知道,可能还有一点可查性吧。

王怡真直接将这事在心里就扔给了太子妃,然后再从可儿的房间逛下去,也没什么东西了,这个家里,能烧的都烧了,想来谁也不会将证据刻到铜器上等着她,这样又毫无发现的逛了两圈,四处翻找,捡到了可儿的几件衣服残片,看起来应该是件襦裙,烧了大半,残着的几片堆在灰中,王怡真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新手玩家,快把这NPC的家翻找完了。

一边想着一边将这衣服残片随手一扔,扔完了,王怡真又给拾了回来。

“她这衣服……”王怡真一下子高声喊了起来,将莫应同学着她一起翻屋子的李奕城都吓了一跳,围了过来。

“阿真,这衣服怎么了吗?”李奕城问道。

“她这衣服……这花绣的,好眼熟。”王怡真皱着眉头说道。

可儿这衣服残片上绣着一片小花,那真的是眼熟到不行。

当初金环身上穿的衣服,就有这么一片小花,后来王怡真将这衣服改做了蓉蓉的尿布,嫌这绣花的地方不舒服,裁下来还给了金环,金玲捧着这几片花布哭了好久,可她真的没有办法,人穷到一个份上,那见到一分钱,都是要掰成两半花的,她给金环供吃供喝,不可能就为了金环一点念想,在别的孩子缺衣少布的情况下,还给她单留一套没法穿的衣服,更何况当时那衣服已经又破又污,当铺都不收的,她才选择裁开,只是金环哭的太惨,搞得王怡真都有点内疚了……正那时候傅卫东山里营生有了起色,到年底王怡真攒了几个散钱,曾经想过给金环买件新衣服,但成衣价贵,而且鲁地的铺子里也找不到这种花色,她就裁了新布,让老尼们给孩子们做了新衣,趁着金环不在,找出那几片旧衣来,让绣花手艺好的姑娘悄悄照着给金环绣在了衣服上,还当礼物送给了她。

当时金环可高兴了……这姑娘性子本来就倔,还不肯在人前落泪,眼看着眼眶里都是水,硬是不肯眨眼,那小脸憋的……

不是,又想过头了。

重点是金环衣服上绣的,就是这种花,而且构图、用色都很相似,王怡真没看过几件绣图,但这件她印象最深,而且这种花也少见。

莫应也凑了过来:“这裙子……我见可儿穿过好几次,是她最喜欢的一个裙子。”多看了两眼,眼泪都下来了,想来见着了裙子,同可儿一起约会的回忆又回想了起来吧?

“这是什么花?”王怡真问道。

“是长寿花。”莫应说:“可儿身子骨不好,这是她及笈时,她母亲给她在千丝坊订的,是她最喜欢的裙子。”

王怡真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都僵了……

“可儿身体不好吗?”

“也不是大毛病,只是常有些伤风感冒……因此她家才这样娇养着她。”莫应说道。

“但我记得你说过,可儿今年17岁?”

“是啊。”莫应点头,却不明白王怡真关于“但”这个转折点是从哪里出来的。

这次连李奕城都有点反应过来了……

17、18这两个年龄,实在是太敏感了。

本身17、18岁的姑娘,外表看上去差别就不大,再加上之前肖婉儿将孩子换来换去的……

也就是说,十七八岁的姑娘,身子不太好,还同肖婉儿身边的人有关……

满足这三个条件,就足够她可疑了,说不定就是三个孩子中的哪一个呢?

王怡真满头黑线,这事她到底要不要告知启圣帝呢?算了,这个之后再烦恼。

现在可儿这边的线索已经结束,但新的线索指向金环的身世,她就不能不管了。

古代绣花都讲究绣样,什么走势、什么布局、什么色调,除非是画工一流的绣娘,能自画新花样,不然普通人家的绣娘,都是描着已经有的绣花样子做针线,而且越是好的绣样,越珍贵,轻易不给人的。王怡真觉得,若是能找到这家店,金环的身世,怕是又能揭开一点。

“你说这是定做的,你刚刚说她家都是在哪里定做?千工坊?”